<p id="xjj13"><b id="xjj13"><meter id="xjj13"></meter></b></p><big id="xjj13"><meter id="xjj13"></meter></big>

    <sub id="xjj13"><font id="xjj13"><b id="xjj13"></b></font></sub>
          <big id="xjj13"><meter id="xjj13"></meter></big>

            <sub id="xjj13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xjj13"><meter id="xjj13"><menuitem id="xjj13"></menuitem></meter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內部郵件加入收藏設為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>文體>體育 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徐燦:我要一統“羽量級”江湖!

                  2020-05-04 10:35:48來源:新華社

                  新華社昆明5月4日電 題:徐燦:我要一統“羽量級”江湖!

      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岳冉冉、韋驊、盧羽晨

                  新冠肺炎疫情讓全球賽事停擺,其中就包括原定5月30日在英國舉行的羽量級拳王統一戰——徐燦對陣喬什·沃靈頓。這是一場世界拳擊協會(WBA)拳王與國際拳擊聯合會(IBF)拳王的對壘,也是一場五星拳手間的較量。不過現在,徐燦只能等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這場比賽,徐燦充滿渴望。自賽事敲定后,他一直專注訓練,哪怕輾轉國內外、哪怕需要隔離觀察,都沒影響他的斗志與狀態。他的目標明確——統一羽量級(126磅,約57.15公斤),成為兩大組織“王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統一戰:早來晚來,早晚要來

                  “羽量級很長時間沒打過統一戰了!”在昆明拳興拳擊俱樂部,徐燦興奮地打開話匣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場比賽肯定會很艱難,因為沃靈頓確實強,風格硬朗,出拳頻率高。同時這場比賽我會在客場打,難度不小。”徐燦對英國人的了解、對困難的預估,早已心中有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IBF世界拳王沃靈頓外號“利茲勇士”,目前保持30戰全勝的戰績,其中7次KO對手,世界排名第一。他在2019年10月拿下第三次衛冕戰后,公開叫板徐燦,希望和后者進行WBA-IBF統一戰。一個月后,徐燦在美國加州拿下第二次衛冕戰,也隔空回應:“沃靈頓,既然你約戰,我們就打一場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業界對這場統一戰,觀點不一。有的認為恰逢其時,因為徐燦在事業上升期,應該挑戰更強對手,趁勢坐上兩個組織寶座;有的則認為為時過早,徐燦要愛惜羽毛,可以先在國內打衛冕戰,鞏固地位,再去叫板其他“門派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徐燦卻有執念。“如果求穩,確實能把金腰帶保存得更久,甚至在國內打自由衛冕,能多賺點錢,但這種比賽,意義不大。”徐燦否定了“保守派”觀點,“年輕還是要打值得打的比賽,統一戰更像一次機會,我想迎接這個挑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說到興奮處,徐燦提高了音量,“對于比我強,或跟我差不多的選手,我從不畏懼,我渴望跟他們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這場統一戰的勝者,將包攬WBA超級拳王、IBF世界拳王兩條金腰帶,同時,還將獲得《拳臺》雜志羽量級金腰帶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訓練:疫情下的“自虐”與“自律”

                  有了目標,徐燦開啟了“自虐式”訓練,哪怕遇到諸多不便,他也能一一化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春節,突如其來的疫情攪亂了徐燦所有計劃。他和隊友、教練一行10人被迫開始了三個月的“流浪”之旅。國內疫情重時,北京拳館關閉,他們到泰國訓練;國外疫情蔓延時,他們又輾轉回國,落腳昆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徐燦的作息很規律。6點半起床,晨跑10公里,吃早餐、學英語、吃午飯、睡午覺,下午到拳館進行2小時專項訓練。之后晚餐、看書、打一局《王者榮耀》,10點半睡覺。“訓練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就像吃飯,每天必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專項訓練是徐燦一天中最珍惜的時光,他總是拼盡全力,按90%以上的標準去完成,從準備活動的跳繩開始,就全情投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特殊時期,外訓團隊還自創了一種訓練新模式。因為隊里僅有一名教練,要帶10名拳手,為了保質保量,拳手們開始輪流值班做助教。“我練拳時,其他拳手陪我,他們會教我各自的技術,并指出我的不足;我給別人當陪練時,也會分享我的經驗。這三個月,我們教學相長,都有提高。”徐燦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疫情期,大家都長肉,徐燦卻瘦了。從泰國曼谷外訓回國后,團隊在玉溪隔離了14天,雖然宅在酒店房間里,徐燦卻沒閑著,“你看跳繩,不需要多大地兒,我一口氣跳一個小時;俯臥撐,一天做500個;仰臥起坐,一天一千個;蹲腿,一天300-500個,在室內全能完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徐燦說職業運動員需要訓練,即便放松一天,都要花更長時間找回狀態。一天不練,自己知道;兩天不練,對手知道;三天不練,所有人知道。“有什么能難倒一個自律的人呢?困難不就是用來解決的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名氣:別叫我拳王,叫名字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月27日,25歲的徐燦一戰成名。他在休斯敦戰勝了波多黎各選手羅哈斯,奪得WBA羽量級金腰帶,成為我國繼熊朝忠、鄒市明后又一位世界四大拳擊組織的職業拳王。賽后,他喊出了“我的力量來自中國”,更是讓人記住了這張白凈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之后,徐燦被評為中國唯一一位五星級職業男拳手,并在一年內,贏下了兩場衛冕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雖頂著“拳王”光環,有了更多關注和商業活動,但徐燦心無旁騖,“名氣和冠軍不能一直跟著我,不愿生活節奏被改變,我喜歡自由自在、輕裝前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徐燦坦言,自己不喜歡“拳王”這個稱呼,“叫拳王,會有距離感,我還是喜歡隨意點,直接叫名字,或叫外號monster(怪物)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走到這步,徐燦說有四個要素一直激勵著自己:勇氣、專注、堅持、決心。“你需要勇氣去尋找自己的夢想,然后專注這個夢,堅持干這件事,最后,用決心圓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對沃靈頓的比賽時間仍未定,但徐燦已開始嚴格管理體重。訓練前后、吃飯前后都要稱重,“每天不稱,心里不安,干什么都不踏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飲食上,他少油少鹽,早上牛奶、雞蛋、麥片,午餐主食和肉,晚上只吃蔬菜與粗糧。“我會規定一個量,比如62公斤,超過這個值,心理上會不舒服,感覺身體也會變得更沉、更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結束采訪前,再次談及未來的“戰事”,徐燦撂下一句話——“誰強誰弱,打了才知道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王曉鶴

                  平頂山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              1.平頂山新聞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。未經平頂山新聞網的書面許可,任何其他個人 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平頂山新聞網的各項資源轉載、復制、編輯或發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場合;不得把其中任 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,不可把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平頂 山新聞網的任何資源。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,必須取得平頂山新聞網書面授權。
                  2.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平頂山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 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  3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平頂山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 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              4.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30日內進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站內新聞網檢索

                  數字報紙

                  熱點視頻

                  豫公網安備 41040202000026號

                 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万赏网